前方高能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相叔的表现令宋青小扬了扬眉,俊美的年轻人含着笑意,垂眸打量着跪拜在自己面前,因他一句话便激动无比的老年人。

  仿佛并不因为他异样的表现而吃惊,而是早就已经见惯这样的情景。

  也就是说,相叔与玉仑虚境中的这群人——

  不,至少是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对等,不像是相叔原本所说的,和他们做一些交易,反倒更像是相叔主动送货,以换取玉仑虚境中的某些对他有利的东西。

  想到此处,宋青小不由对双方之间的交易内容感到更加好奇。

  “不辛苦的……”相叔五体投地,激动的颤抖了半晌,才泣不成声的说道:

  “能为意昌大人办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  他说完,又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身体,‘悉索’的衣物翻动声中,所有人、声都仿佛静止,将相叔的翻找声越发放大了数倍。

  被称为意昌的年轻男人含着笑意看着这匍匐在地的老人,既没有托扶他一把的意思,也没有动容的样子,仿佛他真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祇,冷眼围观着跪拜他的信徒,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之气。

  船无声的靠拢码头,船身碰到船坞,发出轻微的‘砰’的撞击声,又被力量所反弹,推远了船坞少许。

  亭台之后,站立成排的几个衣着一致的男人都垂手恭立,仿佛木偶人,一动不动的样子。

  船头之上,两个相互扶持的青年也像是受了这种凝重至极的氛围所影响,既不敢轻易下船,也不敢出声,就连那痛苦异常的年轻人都死死咬住了下唇,忍住了即将逸出嘴边的呻_吟。

  品罗浑身直抖,吞了数口唾沫,越发靠近了宋青小一些,紧紧的盯着岸上这诡异的一幕。

  半晌之后,相叔终于像是翻找到了。

  他从衣物内层的夹缝之中,摸出一个约摸巴掌大的袋子,取了出来,高高举过头顶:

  “意昌大人,这是此次运送的货物清单。”

  相叔面目狰狞,人也不算讲究,那双手黝黑粗糙,看起来就不是个细致人。

  但偏偏他对这贴身珍藏的袋子却十分珍惜,除了他的体温之外,并没有沾染到半分污渍。

  那袋子色泽红艳,上面以针线绣了大团牡丹,看起来十分喜庆。

  那面带微笑的俊美少年并没有去接,而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  他一动作之后,便如一个信号般,站在第二排一个恭手而立的男人便直起了身,径直往相叔走了过来,将他的袋子接了过去,撕开了这相叔珍惜万分的荷包袋口,从里面取出一张叠得齐整的小笺,握到了手里。

  相叔一将这东西送出去,便如卸下了浑身大石,随即直立起身,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  年轻的信昌似是与他打了多年交道,对他了解极深,一看这情景,便走了两步,相叔松了口气,也跟着爬起身来,往他身后跟了过去。

  两人越过亭子,走到那架在水中的长廊中段才停了下来。

  信昌身形笔挺,相叔佝偻着背脊站在离他约摸一米开外,像是深怕离得近了,会玷污这位如神仙下凡般的俊美年轻人。

  二人站定之后,不等信昌开口,相叔便道:

  “信昌大人,此次三年一祭,我领了一个女子过来。”

  船上的众人隔得极远,又有玉仑虚境中的人守在此处,在没有得到这群‘神仙’般的人物许可的情况下,几个年轻人都不敢轻易下船,维持着相同的姿势站在船上,屏住呼吸,一声不吭的紧盯着走廊上两人。

  岸上种的几株歪斜的桃树开了满枝的花,花影之中信昌的身影被衬得更不似凡人,越发清俊。

  品罗紧盯着相叔二人看,但因距离太远,哪怕他视力不错,但也只能注意到相叔嘴皮子上下开阖,似是在跟意昌说话,但具体说了什么,却又听不清。

  “此女姓宋,我观此人年纪十七、八岁,且肌肤细滑,眉毛顺贴,应该还是完壁之身……”

  后面两句声音压得更低,哪怕就是近距离也未必听得清晰。

  可宋青小的神识何等强大,相叔的一字一句都瞒不过她的耳朵。

  听到这里,她已经感觉到相叔领她来此,恐怕是另有所图的。

  结合他话中所说,三年一祭、女子、完壁之身等等话中信息,再结合之前品罗所说的传言,便不难推测出,玉仑虚境的人确实有祭祀的传统,每三年一次,且必须以完壁之身的少女为祭。

  但祭祀的是什么呢?

  据品罗所说,祭祀为的是安抚被黄帝所斩的恶龙怨气,令百姓安居乐业,可宋青小知道这不过是一种托词。

  在九泉之内时,相叔在她逼问之下,勉强说了一番玉仑虚传来历。

  虽说传说不能尽信,但在试炼场景之内,这些传说便都是与任务相关的线索之一。

  相叔说,玉仑虚境是黄帝为了后人所造的一处超脱三界的所在,居住在里面的‘人’上不升天,死不入地,不受三界管束——

  换句话说,如果传说属实,里面的人可以不老不死,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永生。

  黄帝当年斩九龙,以激出龙气形成‘龙王’之气,将玉仑虚境托起,才可以形成这片独特之地。

  所以有没有可能,所谓的献祭,其实是为了安抚托住玉仑虚境的龙王,所以每隔三年送一妙龄女子献祭,以达到某种保持玉仑虚境存在的目的?

  她脑子转得飞快,又听相叔接着说道:

  “但此人有鬼。”

  他将宋青小上船之后的表现说了一番,提到她打听九龙窟、龙王的传说、秘闻,又说了自己对她的猜测和担忧等。

  “她十分冷静,对洞中的‘镇气’似是并不畏避,”他说到这里,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我怀疑她有些本事。”

  那意昌听到此处,不由微微勾了勾嘴角,相叔见他不出声,似是深怕他不信,忙不迭的又道:

  “是真的,意昌大人!”他情急之下,态度有些僭越,像是往前走了一步。

  俊美的青年像是受到了他的冒犯,微微皱了下眉。

  还不需要他开口说什么,相叔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冒犯,又诚惶诚恐的后退,接着再次压低声音:

  “是真的!意昌大人!”他又重复了一次之前的话,显示出他的焦急,“此女在经过九泉之时,曾以手掬水,池水之中的‘镇气’,对她来说没有半点儿影响……”

  相叔先前说了半天,意昌都不为所动。

  可他在提到宋青小以手拨弄九泉,且不受泉中魔气影响时,才终于变了脸色。

  他往船的方向看了过来,目光有一瞬间变得锐利至极,且充满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凌厉气势,在宋青小尚未抬头之时,那种感觉又稍纵即逝。

  宋青小转头看去时,意昌仍维持着先前听相叔讲话的姿势,仿佛并没有转过头,先前那一瞬间她感觉到的注视,好像只是她的错觉。

  真有意思。

  将关于宋青小的事情报告完后,相叔壮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面前年轻人的神情,见他目若点星,唇角微翘,神情温和,那股令人折服的风采依旧,便知道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当下惶恐不安的心都定了几分。

  “意昌大人……”

  他眼中涌出一股崇敬之色,似是激动,又似是有些哽咽,“我为仙境中诸位大人办事已经多年,从当年……有幸见识大人风采以来,至今已经五十七年,一直兢兢业业,不敢有所怠慢,深怕误了各位大人的要事……”

  “如今我已经七十有一了,近来感觉身体已经大不如前,大人当年曾经答应我……”

  宋青小听到此处,隐约感觉相叔恐怕会张嘴说出一个事关玉仑虚境的大秘密来,当下更是聚精会神,正欲听他接着往下说时——

  “宋……”

  站在她身侧呆愣了许久的品罗终于忍耐不住,附近她耳畔小小的出声。

  他本来内心就极度不安,如今大家都不说话,那玉仑虚境中站着的人穿着再是华丽,可意昌都离开了,剩余的人除了那接过相叔递来的礼单之外的老者外,其他人还维持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前方高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谁与争锋只为原作者莞尔wr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莞尔wr并收藏前方高能最新章节